小巷裡飄出來的芋頭飯香

每一天的早上,峇株吧轄的老街除了靠近老巴剎一代的布店街或打鐵街,一般都是比較寧靜的,可是就在接壤著仁弄接與日本街的中間的一條小巷,在大清早的時候就異常的熱鬧。如果要提起尋找它的地標只要提起峇株吧轄的華僑銀行的後巷,我想峇株人都知曉在哪裡了。小巷裡有著很多都市人看不到的驚喜,一個個用铝罐做成的小风车吸,大大小小有飞机型的也有花朵型的铝罐风车。在清晨微风的吹拂下转动着,让整个陈旧的巷子变得很热闹。

在這條小巷裡有著很多峇株人尋找的老味道。這裡有著一檔沒有招牌的芋頭飯,也是很多老饕每天早上9點前排隊打包的早餐。如果從仁弄街進入巷口,第一檔是一個專門售賣豆花及豆奶的檔子,然後就可以看到另一檔就依付在角頭店屋專賣芋頭飯檔口了。 就這樣一個飯鍋和幾個鐵盤子,里面摆放着大葱蛋,炸鱼饼,炸豆支就是一些簡簡單單的幾樣小菜,飯鍋旁邊擺了一锅滷肉里面隱隱約約看到滷蛋的踪迹,芋頭飯的阿姨和大叔每天幾乎都是在九點多就賣完收檔了。

第一次吃到芋头饭的时候,是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,妈妈的芋头饭很朴实,但是却也很丰富,除了芋头以外,葱油,虾米,酱油,有时候妈妈还会放很多我小时候不喜欢吃的香菇下去,所以妈妈的芋头饭一点也不马虎。香喷喷的芋头饭对我们家来说是配菜也是主菜,有了芋头饭家里就不会再添加什么菜了。回到家看看饭桌如果是空空的,心里也有数,今晚饭锅里应该是满满的芋头饭了。 而小小年纪的我,芋头饭除了好吃以外,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拎着饭碗一面看电视一面吃。有时候妈妈的芋头煮了太久,芋头碎在饭里面,也不太容易吃到整粒的芋头粒,但是这样的芋头饭吃起来反而更香。

后来长大了,才知道芋头饭并不简单,峇株吧辖人吃肉骨茶或滷肉猪什汤時都必須陪著芋頭飯,峇株的经济面摊也习惯卖芋头饭,有些摊子的芋头饭甚至有感喧宾夺主,说是吃猪什汤,但是吃不到芋头饭反而会让我整个饭局闷闷不乐。講到這裡我們有感小巷的芋頭飯可以說是獨當一面了。他的芋頭飯在每一天的清晨開襠,芋頭經過油炸之後才放進飯裡加醬油煮,芋头被爆香之后随着饭香在清晨的后巷里四溢散开,总是诱惑着每一个经过的路人。 阿姨的芋头饭很简单,没有葱油,没有香菇,更没有虾米。 单纯的芋头,就已经让我们吃得很过瘾。最讓我們感到溫馨的是 阿姨的价钱一直以来都很便宜。我喜欢打包芋头饭然后去到旧巴士车站的咖啡档再点一杯咖啡乌,让芋头饭慢慢的填补我清晨的空虚,我总爱用那参巴辣椒与芋头饭搅拌在一起,就在浓浓的饭香里混合了刺激的元素,有时候滷蛋,有时候大葱蛋。 这么多年了,有些味道不需要解释,它懂我就好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